食品安全分级管理引导消费者择优就餐

  • 文章
  • 时间:2018-12-27 08:59
  • 人已阅读

雨停了,风来了,雨后的风特别清新,夹杂着一园的桂花香爬过窗台,驻足在我枕间。夜很深了一切灯火都暂时停歇了,天空恢复了它原本的黑色,窗外过道上的纯白的灯罩里却还坚强的透出光来。一团如棉的乳白光线在黑暗中缠绕出一朵很精致的棉花糖,墨黑的灯柱,颜色上是如此鲜明格格不入,但在气氛中却显得和谐庄重。硕大的树叶在棉团的余光里摇摆,窗子噏合和着风的节拍奏着单调的曲,宁谧的夜里聆听这样的曲子,我已全然技穷了,找不出任何流于纸间的文字来表达这种单纯的感受。这样的夜里,我是注定会不眠的。无论是我想很多还是什么也不想。邻床的哥们突然燃起一支烟,黑暗中一点灼眼的红,有时候会亮很久有时会暗很长时间。“菜板,给我根烟吧。”他把烟塞嘴里猛吸一口,透过暗亮的红光,我窥见他一脸诧异。然后摸进枕里抽出一支红河递给我。“我给你点上。”我凑过去,猛吸一口,一股焦烟直往胸腔里灌,我死命咳嗽两声,一阵辛辣迅速漫开。他哼哼笑了声说:“靠,给你抽,真是浪费烟草。”我苦笑一下,问他:“你刚在想什么啊?”(中国散文网www.SanWen.com)他嘿嘿一下,没答话,就这样我们沉默了很久。突然他问我:“你觉得我堕落了吗?”然后就把燃着的烟头扔出窗外,微细的红光画出一道细线,画的很随意,但却觉得很完美,只是持续的时间很短。我没想这个问题,只是下意识的说:“我没了解过一个人的过去,猜不透一个人的未来,我只能看见一个人的现在。”又沉默了很久,然后附了句“不知道”。他笑了笑,说:“今晚的风真舒服,真想永远躺着,吹这样的风,哪怕天永远不会天亮。”说罢他又点上一支烟,补了句,只有风能了解我。他继续说,“风从过去吹来检阅着我的现在,带我走到未来。我的一生都在风里,风是我最忠实的伙伴,我们之间没有权利没有利益,不会现实,只存在童话,一切都那么纯洁,我会把一生给风,它将带我漫步一生。”然后轻声叹了一下,丢掉了剩下的半节烟。(中国散文网www.SanWen.com)我无语,只能在心里默默念叨,我又何尝不是如此,还有许多人和我们一样。天亮后,我们只能死撑着,装作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人,绷着一张不需要理解,拒绝一切同情的孤高面庞竭力掩饰着内心的孤寂和脆弱,拼杀在这样现实的世界。而那些沉积在心底的私密记事本的柔弱也只能在样宁谧的夜里小心翼翼的说说,孤独的感伤也只能和滤嘴出来的烟一同滚进胸中让麻痹的心偶尔饮痛一下,表明我还活着,还有知觉。菜板又点上了一支烟,我说“少抽点吧。”他冒了句很烂的网络语——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很喜欢听《我们都一样》在这样的夜里,让风给我唱这首歌该多动人。我们确实都一样,但我们不敢聊聊彼此的感伤,日记里的收藏也只能和风一起分享。偶尔提及的软弱也只不过是你我心中无可示人的伤痛的冰山一角,现实会让我们失去痛觉,我们被逼无奈才收起自己的脆弱,在有风的夜自个和风互斟孤独的殇。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887291.html